欢迎访问:红安县首家传统教育服务中心

经典红安
您所在的位置是:经典红安

《两百个将军同一个故乡》第六章,配乐演播和文搞

演播者  红安县首家传统教育服务中心  带班老师

第六章:将军们的私事 


 
    《两百个将军同一个故乡》原载于《解放军文艺》(1985年第4期) ,由徐向前元帅亲笔题写篇名。作者所国心、董滨当年曾深入湖北省红安县实地采访三月有余,最终完成这部中篇报告文学。至 今,仍被称作歌颂红安的鼎力之作。
 



 

1985年2月,由徐向前元帅题写篇名,由所国心、董滨 撰写的《两百个将军同一个故乡》中篇报告文学在《解放军文艺》正式发表。文章发表后,立即在全国引起轰动,产生极大的社 会震撼力,“将军县”红安由此传遍全国,家喻户晓。

故乡常在我梦中。

                             自家的事……       

一九八四年盛夏的一个星期天,几个红安老乡到北京军区秦基伟司令员的家里。他们是专程来开办红安农工商联合公司北京经销处的。

“好事情嘛,北京的市场大得很,在这里开个店,盘算好了,早点开张啊!”秦基伟很赞成这个打算,他对家乡人高兴地说道。

“司令,我们还没得地方呢!”

“噢?你们有地皮吗?有盖房子的钱吗?”

“有了也就不来找你秦司令了。”

“你们是给我准备整党时的检讨材料啊!”秦基伟站了起来,踱着步子说:“你们晓得不晓得?我刚刚把八十多个当官的孩子赶回部队。人家在骂我的娘,盯我的人呢。这个时候给你们搞房子,你叫我怎么伸这个头?你们是不是再走走别的路子?”

“你的路子都走不通,还叫我们去找谁?”

秦基伟沉默了,他知道,乡亲们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来麻烦他的,是的,他难,乡亲们更难……再三考虑后,秦基伟拿起了电话,要通了后勤部长。他很难为情,以一种发窘的声调请求对方。这种声调奇怪得使人猜不出是什么意思。

“我是秦基伟,我有一件私事求你……我想借一幢临街的房子……不是我要住……我的老家要在北京开店……他们很穷哪……我请求你,给我办这件事……我晓得,我想好了,如果整党中有意见,我作检查!”……

十一月十九日,在地安门西大街甲一百八十七号门前,人们争相购买来自红安的三百多种土特产品。红安农工商联合公司北京门市部开业了。

开市大吉,第一天的营业额突破了四万元。

秦基伟没有来参加开业典礼,他托人带来了话:自家的事,还是避避嫌好。

                   

     蓝天,飞过一串乡音     

 一九八四年初春,红安县二程乡的农民李聚茂,按定货合同将四百斤团鱼运往北京。在汉口火车站,李聚茂得知十天后才有货位。十天!十天后团鱼要死个精光。他跑到飞机场,而民航货运处干脆就不运这种活东西。

李聚茂急眼了,又陪笑又敬烟,在民航货运处泡开了蘑菇。

“同志,做点好事吧,团鱼要是臭在这里,我屋里老娘崽女都没得指望了。”他苦苦央求着。货运员埋头算着帐,似听非听,没有任何反应。

 然而,李聚茂的话却引起了窗外的一位老军人一一武汉军区第一政委李成芳将军的注意。此刻,在他身后的停机坪上,一架飞机正待命飞往北京。北京解放军总医院的手术室里,正在为这位身患癌症的老将军准备一次大手术。

 将军隔窗听着李聚茂的诉说,转身对秘书说:“你去把他喊来,就说这里有个老乡要见他。”

李聚茂来了。认出了从照片上见过的李政委,连忙问了好。

李成芳拍着李聚茂的肩说:“喏…我一下子就听出来啦……乡亲碰乡亲,说话都好听啰……喂,我到北京诊病,顺路带你走……还有一个人?都来!都来!我等你们。”

李聚茂不作声。半晌:他才嗫嚅道:“李政委,我的事小,你诊病要紧……”

不肯跟我走?怕我把癌过给你吧?你快去收拾收拾,两小时后起飞。”将军一本正经地说:“我等你!”

 李聚茂走后,秘书提醒说:“首长,我们在这里等两个小时,飞机就要误点了。北京机场还有首长接您呢。”

“那就发电报嘛!”将军口授道,“李成芳因私事推迟两小时到京。”

 两小时后,飞机升空,向北飞去。机舱里,将军和他的同乡并排而坐。李聚茂把一大堆新闻说给将军听。什么都有。谁结婚了,谁出生了,谁去世了……哪个当了乡长,哪个下了台,哪家包了哪块田……可是将军还是觉得不过瘾。他已经有整整十个年头没有回家了,说得更准确些,甚至已将近二十年,因为十年前为安葬母亲回了一天家,那是不能作数的。所以当李聚茂一住嘴,将军就抓住他不放“还有么事呢?一把连讲唦!”

“还有……”李聚茂想了想。噢!起了蛮多新屋……”

“讲过了,讲过了!起屋的事儿,你讲过了。”

“那别的就不晓得了……您老在问我们,您自己么样唦?”

“我?”将军微笑了,“这就不好讲了。”

“您能回屋里瞄一眼吗?”李聚茂试探着。

“兴许,还有时间……”将军的嗓音变低沉了。

 保健医生送来了一杯药水,李成芳端在手里,可是他的手哆嗦着,硬是送不到嘴边。药水泼了一身。李聚茂连忙把住了将军沉甸甸的大手,他看着将军苍黄憔悴的脸,几颗泪珠从眼窝里落下来,他用粗布袖口擦着眼睛歉疚地说:“您病得这么厉害,我不该打搅您,不该呀……”

“莫扯白,我又不是外人,算不算还是老乡嘛!”将军沉默了一下说道,“这怕是我最后一次为家乡做事了。”

一个月后,李成芳将军病逝了。追悼会上,将军的故乡送来了一个花圈,挽联上写着:好乡亲李成芳政委永生。

                    

 无情的真情人    

 在红安县纪委书记林惠基上任的第一天,接到了一个来自成都军区的电话,话筒里传出一个低沉的声音:“我是谢正荣。”

 “您好,谢副司令。”林惠基答道。他几乎马上猜到了这位大军区副司令将要谈的话,在他身后的档案柜里,放着谢正荣侄子的卷宗一一贪污党费二十元。

果然不出他所料,谢正荣开门见山就谈到他侄子:“我想谈谈对××的处理意见。”

 林惠基听见电话线那一端的人呼了一口气,好象要进行一番长谈。林惠基也把拿话筒的胳膊撑在桌上,准备迎接一场软缠硬磨。

“请问,你们准备怎样处理谢××?”谢正荣停了一下,等着看不见的对话者作出回答。

“他求人都用这种口气,下命令还不知用什么口气呢?”林惠基想着,以提问的方式回答了对方的问题:“如果我们给他一个严重警告,首长有什么意见吗?”

“有意见!”谢正荣大声说。

林惠基没有吭声。于是,话筒里又传出谢正荣严厉的声音:“应该开除他的党籍!”

 林惠基震惊了。他讷讷道:“首长,他毕竟只搞了二十块钱,开除党籍太重了……”

“重?在战争年代搞这种名堂,老子就要杀他的头!为了二十块钱就可以出卖自己党的人,也可以象在菜场上卖鸡一样把战友卖了的啊!”

放下电话,这位县委书记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将军的告诫使他意识到:今天他们捍卫的,不仅是当代,而且还有老一代的事业。

 在红安人的生活中有过这样的时期:那时,一个人所做的任何一件事都要摆在良心的天平上称一称。如果谁为了一已私利出卖了党和红军的利益,他的父母会诅咒他,妻子会忘记他,儿女会改名换姓。这样的人在红安人心中是没有地位的。

这就是红安的民气,这就是红安的乡风。从谢正荣将军身上,林惠基受到了这种凛然正气,感受到了无情中的真情。

 这一年,县委在林惠基的带领下,查处了一百零六起违纪案件,使全县的党风有了初步的好转。

红安县首家传统教育服务中心,服务省内外党政军、 企事业单位、学校、非公组织、民间团体群团组织的各种传统教育参观学习、培训、会务、文化研究、户外拓展、餐饮、交通、 住宿等事务。


电话:0713-5351688

手机:13872000062杨老师

网址:www.honganjiaoyu.com

地址:湖北省红安县城迎宾大道文化广场在地图中查 看

编:438400


今天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