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红安县首家传统教育服务中心

将军和烈士故事
您所在的位置是:将军和烈士故事

李先念晚年痛悔:曾训斥来战场探望的母亲

 作者:韩金芳 来源:红安网http://www.redhongan.com/gmsj/p/1098.html
 

核心提示:那一天,战斗十分激烈。“政委,你妈妈来了!”当通讯员带着他妈妈来看望他时,李先念着急地说:“怎么在这么危险的时候你来了,打着你怎么办?”妈妈望着两眼发红的儿子,拉拉儿子发皱的衣角,叮嘱一番,抹去眼角的泪花,悄然而去。

(李先念生前 资料图)

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邹爱国 方政军 陈惠明,原题:《情满青山 ——李先念同志骨灰撒放记》

1992年7月1日,一架银色飞机离开北京西郊机场,向西飞驶。

机舱内安放着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全国政协主席李先念同志的骨灰盒,上面覆盖着中国共产党党旗。

飞机穿过云层。阳光透过舷窗将党旗照得鲜红透亮.

李先念同志的夫人林佳楣凝视着李先念同志的遗像,泪水盈满眼眶……

6月11日,正在北京医院住院的李先念向林佳楣倾吐了心里话:“将来我的后事要节俭,一切按中央规定办。我只有一个请求:把我的骨灰撒到我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大别山、大巴山、祁连山。”

沉思片刻,他又说:“那里是我成千上万的战友流血牺牲的地方,我舍不得牺牲了的战友,我想和他们在一起。”

林佳楣俯视着掠过的座座青山,哀思绵绵:“先念,我和孩子们一定实现你的遗愿。”

7月2日10时15分,一架空军小型运输机从甘肃张掖机场起飞,驶向祁连山深处。在飞越梨园口、石窝、康隆寺上空时,林佳楣和子女们将李先念同志的骨灰和粉色的鲜花一起撒向这片红军西路军当年浴血奋战的土地。

人们记得,在这里,李先念曾指挥红三十军在极为艰险的形势下与敌军恶战。后来,又与数倍于己的敌军血战40天,歼敌上万人……

人们记得,在这里,他曾率余部翻越祁连山分水岭,在冰雪中行军20多天,穿过茫茫戈壁,到达星星峡,为党和红军保存了一批骨干……

西路军失败的悲壮历程,数万将士流血牺牲的史实,使李先念永生不忘——

住院期间,躺在病榻上,李先念怀念得最多的是那些牺牲的战友:“过祁连山时,零下30多度,好好的同志,晚上睡觉时还一起说话,第二天就起不来了……我那个十几岁的警卫员是拽着马尾巴才翻过山的……”

谈起长眠于青山的战友,他对三十军副军长兼八十八师师长熊厚发更是一往情深:“熊厚发,多好的同志啊,指挥战斗机智灵活、英勇顽强,牺牲时才24岁!”

1937年3月初,熊厚发左臂负伤,由于药物短缺,伤口化脓,血管断裂。红军进入祁连山后,他已无力随大部队前进。熊厚发请求李先念把他留下。李先念说:“我就是背,也要把你背出去。”熊厚发坚定地说:“政委,你要指挥部队,我实在走不出去了,你给我写一封党员介绍信,我养好伤就在这里打游击,一定将革命进行到底。”卫生部长苏井观对李先念悄声地说:“厚发同志流血过多,很难翻过祁连山。”

握着熊厚发的手,李先念含着泪说:“你们一定要坚持住!”他给熊厚发开了一封党员介绍信,留下一小包盐和一些银元,还特地抽出一个排来保护熊厚发。李先念对战士们说:“等熊师长养好伤,你们就打游击,祁连山站不住脚,就东进回延安,找党中央去!”不幸,熊厚发在以后的一次战斗中壮烈牺牲。

回忆往事,李先念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西路军中,像熊厚发这样英勇牺牲的战友不知有多少。他们有的战死在前沿阵地,有的被敌人抓住后砍了头。这些好党员、好同志没有看到胜利这一天,他们为今天的幸福流尽了最后一滴血,我非常怀念他们……”

7月4日8时20分,小型运输机离开成都机场,飞向大巴山,将李先念同志的骨灰撒在巴中、通江、南江、黄猫垭一带,伴随骨灰飘向青山绿水的是金黄色的菊花。

壮丽的大巴山,记录着李先念60年前为创建川陕革命根据地所进行的艰苦卓绝的斗争:

1932年7月,担任红军第十一师政治委员的李先念指挥部队冲破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为红四方面军主力向西战略转移打开通路。

在子午镇战斗中,敌人的子弹射中了李先念的腿部。身负重伤,坐在担架上李先念仍旧在指挥部队冲破敌军追堵,翻越秦岭,涉渡汉水,顽强奋战,进入大巴山。

那颗射入他腿中的子弹,一直未能取出,随他走过漫长的60年里程。6月27日,他的遗体在八宝山火化,这颗子弹已熔化成花瓣形状。林佳楣从骨灰中找出这颗子弹,珍藏起来。她说:“我要用这颗子弹教育子孙们:当年老一辈是怎样战斗的;现在革命传统应该如何继承。”

在大巴山,红军不断发展壮大,一次又一次给敌人以重创。1933年11月,在红四方面军反六路围攻战役中,年仅25岁的军政委李先念指挥部队在黄猫垭地区一举围歼国民党军1.4万余人,取得这次战役的决定性胜利。

“川陕根据地的创建和成功,是人民支持的结果。人民养活了我们,我们不应该忘记人民。”躺在病床上,李先念关心的仍是老区的人民和老区的开发。

今年2月25日,李先念住进北京医院不久,国务院扶贫领导小组的负责同志来看他,他说:“我们不把老区建设好,就对不起老区人民。”

谈话中,他关心的是:老区扶贫资金的落实,大西北风沙的治理,祁连山生态环境的保护,贫困地区和富裕地区干部的交流……

他说:“如果说我现在有什么心思的话,那就是老区的建设怎样加快。这些年来,我想了两件事:一是在陕北建设一个大化工基地,充分利用陕北的煤和石油,带动整个大西北的经济腾飞;二是在四川建设一个大的冶金基地,用贵州的煤,炼攀枝花的矿,综合开发,推进整个大西南经济的发展。”

7月5日下午,飞机在大别山上空飞行。李先念同志的部分骨灰撒到了生他养他的这片英雄土地。骨灰伴着鲜花飘洒在麻城、大悟、红安的崇山峻岭中……

红安,这块为革命牺牲了22000多烈士、死难10万余群众的大别山区的一个小县,在22年的战争岁月中,参军参干的3万余人,建国后幸存的仅有600多人,真是百人难得两人还!

“小小黄安,人人好汉。铜锣一响,四十八万。男将打仗,女将送饭。”病中的李先念经常念起这首当年攻打黄安时的歌谣。

魂归故里。人民哺育了李先念这样卓越的领导人。在红安这个出了130多位省军级以上干部的“将军县”,人民热爱自己的优秀儿子,儿子更没有忘记人民。

今年5月27日,红安县委负责同志来到北京医院,李先念与他攀谈了50分钟。他关心的是红安的建设,老区人民的生活。他叮嘱说:“要发展老区的经济,绿化要常抓不懈。”

这位负责同志告诉他:“红安这几年花生产量逐年上升,花生酱已经出口。”他十分高兴地说:“农副产品一定要搞好后加工,不搞后加工,群众富不起来。”他一再叮嘱说:“不要怕群众富起来,我们要想方设法让群众早日富起来,不能对不起人民。”

一向关心长江治理和水利建设的李先念同志,对日夜奔流的万里长江进行过多次考察。建国初期,就任湖北省委书记的李先念最放心不下的是有“九曲回肠”之称的湖北枝城至湖南城陵矶江段,这个因流经古代荆州辖地而得名的荆江,由于河床泥沙沉积,成为高出堤内地面10米多的“地上河”,仅1912年到1949年的37年间,荆江就20次溃口,死人数以十万计。1952年,李先念率领湖北军民建设了荆江分洪区工程,为确保荆江大堤和武汉市的安全立下了功劳。

1989年4月,他惦记着有争议的长江三峡工程论证,虽然80岁高龄,仍冒着蒙蒙春雨登上三斗坪坝址考察。他深情地说:“我活着虽然看不到三峡工程建成,但是我还要看看坝址。”

病中的李先念想念牺牲的战友,关心老区的建设,也怀念他的母亲……

半个多世纪的风雨过去,往事却依旧如昨。1932年10月,李先念正指挥部队进行第四次反“围剿”,妈妈赶到战场来看望的那一幕,他一直铭记在心中。

那一天,战斗十分激烈。“政委,你妈妈来了!”当通讯员带着他妈妈来看望他时,李先念着急地说:“怎么在这么危险的时候你来了,打着你怎么办?”妈妈望着两眼发红的儿子,拉拉儿子发皱的衣角,叮嘱一番,抹去眼角的泪花,悄然而去。

妈妈走后部队立即转移。李先念在行军途中,忽然发现他的衣袋里有两块银元。他的心不由一颤:“这是妈妈放的……”望着两块银元,李先念不禁流下两行热泪:家里那么穷,常常吃饭揭不开锅,这两块银元凝结着母亲多少心血和汗水呀!

带着母亲的期望,李先念踏上了西征道路。但是,他怎么也想不到,战场一别竟是他与母亲的永诀。

病榻上,和工作人员谈起这段往事,他说:“我想妈妈,那天我不该对她发火……”

1992年7月5日15时10分,小型运输机完成了撒放李先念同志骨灰的任务,沿着大别山脉南行。

俯视着这片英雄的土地,林佳楣含着悲痛写下悼念诗一首:油松树下埋忠骨,祁连山上飘英魂。巴山蜀水颂先烈,大别低首归故人。


今天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