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红安县首家传统教育服务中心

将军和烈士故事
您所在的位置是:将军和烈士故事

永远的怀念——深情送别百岁红安籍老红军李其华将军

 向阳 诗远方


早上,驻京工作人员梅红波主任给我发信息说:老红军李其华将军于今晨
3:55分不幸仙逝,享年102岁(按我们红安的说法,虚岁应该是103岁的)。

我顿时在会场怔住。眼前浮现的,全是老将军音容笑貌。

曾有两次见过老将军。

一次是十六年前,在机关楼等电梯时,看到一个老人手里提着一个小袋子,走路不便,便赶紧上前帮他拿东西。刚开口,湖北腔。再一问,居然是红安的!

老乡遇老乡,虽不泪汪汪,却也要拉拉家常。

原来,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李其华将军啊。

我让他到办公室坐坐,他说:“你们忙,不打扰了。”

一老一小,便站在楼道里对上话了。他来医院看病,顺便到机关问点事。我问为什么没人陪,他说:“我身体好着呢,司机在楼下。”

那时办公楼是老机关楼,小而旧。门口也不方便停车。

我们俩便站在楼下聊了一会。

内容都是红安。他问了红安一些问题,都是发展方面的。我把知道的告诉了他。

他感慨着说:“我想红安啊。回不去了,认识的不多了。”

我说:“老家对在外工作的人很重视啊。何况您是老将军,老革命,回去随时欢迎。”

他说:“不添麻烦了。”

聊的时间不长,记得告别时,他还对我说了一句至今仍然记得的话:“小李啊,过去我在位时,红安找我的少,想帮忙又不能乱办。等到退休后,自己有时间了,特别想帮红安,但帮不上了。你们以后有能力,要多帮一下红安。我听说红安虽然发展很快,但还很穷,还有许多人生活很贫困。”

我连连点头。

告别时,他还约我去他家里玩。我把车门关上时,他还伸出头来挥手:“小老乡,好好干啊。

日子都是匆忙的。曾想去找他聊聊当年的革命,因为进京后,曾与一些当时健在的红安将军们聊过。印象最深的是一位将军说的朴素语言:“小李啊,我们当时不知革命是什么,只知道是穷人要打倒富人!后来当兵了才懂得了那么多革命道理,知道革命是要为广大人民谋利益的。”

当时答应有空去看他。但年轻时,要在一个大单位奋斗立足,几乎每天都过着熬更守夜的干活,自由的时间并不多,也就一拖再拖,终于时间一长,不好意思再去打搅老人家了。只是驻京办的余美俊主任,每次提到在逢年过节时,还代表老家政府去走访一下红安籍的将军们。几次还想跟着去,总是时间不凑巧。虽然后来走访的政策收紧了,但好像他们也经常以个人的名义代表家乡去看望一下老人,表示关心。毕竟,老红军们越来越少了。

再后,单位建了院史办,让我兼了个主任。我们人虽少,但在文德功政委、王树峰副院长、张保全副政委和刘治宇主任这四位退休将军的指导下,搞了一个庞大的工程——就是把当时建院的老领导、老首长和老专家老教授,全部进行一次抢救式的采访,给历史留下宝贵的资料。

当时,办公室只有史晓娜、杨海燕和王斌等几个工作人员,一堆一堆的事,都是连轴转。好在,经大家共同努力,建院初期的人员,几乎让我们采访了个遍。

其中,就有这位老乡、赫赫知名的将军李其华院长。

翻开当年的采访记录,时间是在2011年1月5日上午,采访地点在北京丰台北大地大区干休所李其华院长家中。当年他93岁,身体很好,完全不像是九十多岁的老人,去采访的晓娜说:“他真像是六十多岁,精神这么好。”

当时我与史晓娜、王斌(可惜啊,这两个人才于几年前都选择了转业)三人一起去的,回来后由海燕根据录音整理了一篇文章,收录在我们后来编印的《创业者的足迹——总医院建设发展亲历者访谈录之一》里。

记得他家的院子很大,种满了菜,还有花草和树。

他拉着我们的手,笑呵呵的。一个特别和蔼可亲的老头。

在这本书里,我们开头是这样介绍他的:

李其华,男,1918年生于湖北省红安(原黄安)县高桥乡叶家田。13岁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4年随红军长征到达陕北。解放后先后担任后勤学院卫勤系主任,第二、第四军医大学校长、政委等职务。1978年-1984年任解放军总医院院长,著有《难忘的岁月》一书。

采访过程中,将军老是笑,笑声不断。

但中间有一次突然哭了。是他提到自己当院长时,遇上罗瑞卿大将去德国手术,结果在国外去世时,他突然哭了,不停地抹眼泪说:真是可惜,真是可怜啊,活活的一个人死在国外了。我们要自己做呢,完全没有问题。他还提到,“后来还有人动员

李先念同志和徐向前元帅到国外去治呢。徐帅很简单地回答了一句‘我相信中国医生’。”说到这里,他又笑了。

当时我们问了好多问题。其中红军医院的发展情况您能不能跟我们讲一下时,他说“我一参加红军就是在医院的,我们红安县西边就是红四方面军总医院第五分医院,我参军直接到那个医院。后来又成立了红25军,国民党那会儿实行“三光”政策,杀光、烧光、抢光。我就跟红25军走了,到了陕南、陕北,后来跟毛主席会合。”

我们“您认为解放军总医院与红军医院之间有没有联系?”

他回答说“当然有联系。我们总医院前些年就是军委的直属机关医院。当年延安军委直属机关医院负责中央首长的医疗任务,院长是饶正锡。这个医院随延安撤退,转移到河北平山,进北京先到石家庄。留一部分到石家庄,另一部分到北京香山309医院附近,后来到协和医院、北京医院,有一部分到海淀。开始的协和医院被四野接收了,中央来了以后,中央卫生部一成立,301医院是随着军委的直属医院,当时是谢华负责,在延安时他就在军委卫生处工作,进了北京卫生处就在301这个地址。最早301是蒲荣钦和靳来川负责,后来蒲荣钦管保健,靳来川管全院。他们两个以及后来的白崇友和我都是老红军,他们几个的老伴儿也都是老红军,当时他们三个都在延安待过,靳来川是江西井冈山过来的。301是从延安军委直属医院过来的。”

史干事还问他“1953年的建院情况您了解吗?”

李其华将军说“1950年我就抗美援朝到了朝鲜。1953年要派我们到苏联去学习。我当时就提出还是在国内学习。于是到第一军医大学学习了一年文化,然后学医学本科,四年制的。”

后来,我还笑着了他一个问题院长,上次我就想问您,但时间太短没来得及。这次正好问您一下,您小时候为什么要参加革命呢?

他又笑了说“很简单,穷人要解放嘛。30年代以前,中国农村非常穷,超过9.5成的人没土地,都是地主和富农占有土地,地主都很残忍。我最早要当红军时说我太小,不要我。后来红军整编,打武汉,扩大医院要勤务兵,于是我就参军了。详细情节我的书里都有描述。”

就是这次采访,我还问他记不记得当时在医院那次偶遇。他说:“记得有一个小老乡,不知道是您。”但他说:“我好想红安啊,听到红安话我就想多聊聊。”

采访完后,他拉着我们看他写的字。他家的墙上挂满了字,大都是“福禄寿喜”的篆书,各种各样的。走时,他还给我们每个人送了好几幅。对我,他还多给了几幅,说:“小老乡,给你送人吧。”后来,我还真送了不少人,还挺受大家欢迎。

闲聊时,我还问了他关于长寿的问题。我说:“院长,您身体这么好,有何长寿秘诀?”

他说:“我的养生体会就八个字——身子不懒、嘴巴不馋。”说完他笑了起来。

他还总结了几条原则。一是“脑子要用,身体要动”。

阿姨告诉我们,离休后,将军坚持手脑并用,每天读书看报,还参加书法学习班,勤学苦练,笔耕不辍,参加各类书画展,还出版了一部20万字的《难忘的岁月》。几十年来,将军坚信“一勤生百巧,一懒生百病”。虽然家里有司机和勤务员,但什么家务他都喜欢自己干。每年还在院子里种菜,多年前种下的小树现已绿树成萌了。

这时,将军笑着说:“我告诉你们一句秘诀吧。就是‘活动活动,浑身轻松;运动运动,疾病难碰’。”

阿姨告诉我们说,将军每天清晨在操场和林荫大道上骑自行车,平时上街买菜也骑自行车呢。

阿姨说,她与将军都是医务工作者,多年形成了乐观的生活态度,经常互相逗乐。

因此,他们的第二条原则便是:“心胸要宽,饮食要控。”

阿姨讲,将军凡事都想得开,对晚辈的事从不干预,每逢节日还与小孙女一起跳舞。他爱唱歌,十几年前就参加了合唱团。特别是将军认为老年人最好每天大笑8~10次,每顿饭他只吃八成饱,爱吃五谷杂粮,少吃肉多吃鱼。晚上一般吃稀饭、馒头,早晨喝牛奶,吃鸡蛋,此外还偶尔喝点自己泡的酒。

为了证明这是真的,将军还拉着我看他泡的酒,满满的一大缸啊。

将军说:“小李啊,清朝总督张之洞有两句话送给你吧,‘无求便是安心法,不饱真为却病方’,记住吧。”

那天采访结束时,快到十二点了。他和阿姨还留我们在他家吃饭,但我们觉得老人够累了,不便过多打扰便离开了。他说:“欢迎你们有空来玩。”

说着,将军还送了我们几本他自己写的回忆录《难忘的岁月》,因为那时我正狂热地研究红安与红安将军的历史,回来后我认真读了一遍。

离开时,我们还带走了他与医院的许多老照片,后来用完后都是晓娜和海燕负责去还的。

就是那一年后,单位年终要走访慰问老领导老专家和老同志,时任政治部领导田鸥主任负责全面工作,让机关全面疏理一下走访对象,要求不要漏掉一人。她说:“许多老同志虽然退休后不归我院管,但他们为医院作出了突出贡献,决不能忘掉他们。”因此,有人征求院史办意见时,我便对这位仁心至善的好领导提了一个建议:“李其华院长虽然住在总部负责的大院里,退休后也由总部管,但他也是我们医院的老院长,是不是应该一起走访一下?”她听说后立即同意了。当年即带领机关相关人员去李其华院长家里探望,并嘱咐大家以后李院长有什么事,大家一定要时问时关心。再后,建院六十周年时,她还专门让人邀请李其华院长参加。后来,她也当了将军,并且成为纪念反法西斯胜利七十周年时,第一位走过天安门接受领袖检阅的女将军。

再后,好多年没有见过李其华将军了。

京办工作人员梅红波主任说,节前,他曾和余美俊主任又去看过一次。当时老将军刚出院,身体还不错,还是满口红安话,与他们相见交谈甚欢。

梅主任还说,因为是抗疫特殊时期,李其华将军逝世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将在火化后直接送到八宝山革命公墓红军墙安放。鉴于湖北的疫情封控,故乡红安县也不派人参加。但红安县委余学武书记专门交待他,一定要代表他和县里四大家领导给家属表示哀悼与慰问。

老一代的红军将星慢慢凋零,整个大地的蔷薇哭泣。百岁将星虽然零落凡尘,但他们的理想、创造与牺牲,使星光依然永远闪烁在天空与人间!

愿将军一路走好。共和国的江山由您们一代人用生命打造,必将永固绵长!你们永垂不朽的事业,也必定会有后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将她建设得更美更牢!

愿将军安息!

附:李其华将军的详细简介——1918年生于湖北省黄安县(今红安县高桥乡叶家田村1928年参加儿童团。1931年6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6年12月转入中国共产党。1959年毕业于长春第一军医大学(今吉林大学医学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红四方面军总医院5分院勤务员、红25军医院看护、红15军团医院看护班长、司药。参加了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第3至第5次反“围剿”,红25军长征及劳山、直罗镇战役。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第115师344旅688团卫生队看护班长、旅卫生所司药、医助,冀鲁豫支队医生,新四军第3师团卫生队长。参加了平型关、张店战斗和开辟苏北抗日根据地的斗争。解放战争时期,任东北民主联军医院院长、巡回医疗手术队长,师卫生部副部长、部长,第12纵队卫生部副部长。参加了秀水河歼灭战,3次攻打和保卫四平、三下江南、辽沈、平津、衡宝战役。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第49军卫生部长,中国人民志愿军1分部医院管理处处长,第38军后勤部副部长兼卫生部长,军事医学科学院5所副所长,后勤学院卫勤兽医系主任,第4军医大学副校长、政治委员,第2军医大学校长,总后勤部卫生部政治委员,解放军总医院院长。曾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二级自由独立勋章。1955年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1988年获二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今天是